首页-浙江党史和文献网
丰 碑 ——中国共产党在浙江百年百名英烈:沙文求
发布时间: 2021-07-23

沙文求(19041928),又名仲己、端己,化名史永。1904122日,出生于浙江鄞县大咸乡(今塘溪乡)沙村。父亲沙孝能,是位贫穷的农村中医。因乐于救死扶伤,在乡邻中颇有名望。母亲陈岑是家庭妇女,生育五个儿子,沙文求排行第二。

沙文求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1911年入沙村小学就读。1913年父亲病故,家境更加贫困,他被迫辍学,在乡务农。但在劳动之余,沙文求仍专心求学,博览群书,尤其是酷爱历史书籍和古典小说。1919年,因得到已谋有职业的长兄沙孟海的资助,才得以复学。

五四运动后,新思想、新文化的广泛传播,给刚进入青年时代的沙文求以很大的启迪和影响。他立志发愤求学,探求新的知识,除了努力学习功课,还抽空阅览兵书,练习拳击。1920年秋,他考入宁波效实中学就读。

在当时,效实中学是宁波最保守的学校,沙文求对学校当局的封建教育和种种束缚学生思想的规定甚为不满。一次,为反对一个不学无术的理化教师,他带头组织同年级的全体同学离校到外面借住、自修,要求校方解聘这个教师。为此,校方以“煽动罢课”为由,决定开除他的学籍。但学生们团结一致、毫不妥协的斗争,终于迫使校方收回成命,并撤换了那个误人子弟的理化教师。

1925春,沙文求到上海国语师范补习学校学习了一段时间;不久,考入我党领导的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在上海大学,他悉心研读马列主义,聆听系主任瞿秋白以及其他著名共产党人的讲课,思想有了新的飞跃。他积极参加530日上海工人、学生在南京路举行的游行示威活动,投身到伟大的“五卅”反帝爱国斗争中去。当帝国主义勾结军阀政府,下令通缉瞿秋白等共产党人,派军队强行封闭上海大学时,他与许多同学一起,坚持同敌人展开激烈的斗争。不久,他转学到上海复旦大学物理系就读。

1925年冬天,沙文求回到宁波,在那里加入中国共产党。次年初,奉组织的指派,回到故乡从事农民运动。他到沙村后,先在贫雇农中间秘密串联,进行反帝反封建的政治宣传。但由于当地农民长期受旧习惯势力的影响,对加入农会有顾虑。直到二三月间,加入农会的还只有十几个人。一天,村里有个农民误砍了地界边上别人的一棵树,恶霸沙听涛乘机敲诈勒索,还把这个农民捆绑起来,准备送交官府以“盗贼”治罪。沙文求抓住这一事件,领导农民进行反霸斗争,使这个农民得以开释。通过这一斗争,大大提高农会的威信,会员人数一下子猛增到七八十人,并于同年4月正式成立沙村农民协会。

农会成立后,沙文求在村里办起业余夜校,帮助农民提高政治、文化水平,还亲自和农会会员一起修水利、铺道路,为民造福。这时正当青黄不接的春荒季节,乡间普遍闹饥荒。集镇上的米商不顾贫苦农民的死活,强行规定一斗以下的粮食不零售。这给靠打短工、卖柴度荒的贫苦农民造成极大的威胁。农会立即在沙村祠堂里召开大会,商量对策。会议决定由沙文求率领全体会员,各人备带一升数合的米款,浩浩荡荡地赶到米店,要求零售粮食,迫使米商撤销一斗以下不零售的规定。在斗争中,沙文求有意识地锻炼和培养了一批农会骨干,先后发展五六个农会积极分子入党,并于19265月成立中共沙村支部,他任支部书记。同年7月,沙文求调离家乡,沙村的党支部和农会工作,由他的三弟沙文汉(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浙江省省长)接替领导。

这时,北伐战争已经开始,党、团组织号召各地革命青年前往广东支援。沙文求遵照党的指示,从宁波转上海赶往广州,考入广东大学(中山大学的前身)哲学系学习,任该校共青团的支部书记。当时,广东大学的校长是国民党右派戴季陶,他竭力反对学生参加革命活动,还公开发表文章,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国共合作的革命统一战线,叫嚷共产党员应该退出国民党……他的这些反共谬论在一部分学生中还颇有影响。沙文求同校内的党团员和广大进步同学一起,予以有力的反击。他撰写文章,以马列主义的观点,抨击了戴季陶的反共谬论。他认为,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是符合中国实际情况的,是适合当前形势需要的;共产党人加入国民党,是帮助国民党改组以增强革命力量,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不仅不应退出国民党,而且应当坚持原则、进行斗争,以巩固和发展国民革命的统一战线。

1927415日,广州发生反革命政变,中共两广区委、共青团广东区委、广州工人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等机关均被查封,刘尔崧、刘耀全等100多位革命者被捕牺牲。沙文求因事先转换了住宿地点,才幸免于难。629日,广东大学反动当局发出第36号布告,开除沙文求等一批共产党员学生的学籍。沙文求被迫转入地下,但他仍旧留在广州继续坚持斗争。他的亲属鉴于当时险恶的政治形势,多次来信劝他回上海去。他在回信中毫不犹豫地说:“你的来信叫我不要做危险的事情,我想你不必这样说,(这)对于我没有什么关系。”“你对于诸弟,尤其是对我,应当促其入险,鼓其前进。”“尽无限之余勇,以吸收宇宙间的快活,慷慨展臂,抓住艰巨的责任”,为革命事业拼搏不止。当时,他还在一幅自画像的背面题了一首铭志诗:“昆仑为志,东海为心;万里长江,为尔之情。飞步东行,愿尔莫驻;瞿塘三峡,愿尔莫躇。”革命豪情,跃然纸上。

同年9月,沙文求参与共青团广州市委的领导工作。他根据团中央的指示精神,对广州市共青团的工作进行了新的部署,使广大团员更加活跃地投入对敌斗争。因此,引起敌人的惊恐和注意,他们派人到处侦察沙文求等人的行踪,图谋缉捕。920日,沙文求外出联系工作,不料他的住所被反动警察当局侦知,就派人潜伏在那里。当他工作完毕返回住所时,邻家一位老婆婆低声叫他赶快躲避、不要进屋去;但他听不懂广州话,仍然若无其事地走了进去,结果被守候在里面的敌人扭住。幸亏他从小就练习拳术,颇有些武功,就趁敌不备之际,挥拳猛击,把扭住他的一个警察打倒在地,夺门迅跑,才化险为夷。

11月间,为了反抗国民党的屠杀政策,中共广东省委决定领导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教导团和广州工人,准备发动武装起义。为此,沙文求根据党的指示,抽调三四百个党团员、工人和学生,组织30支宣传队;并发动女团员、女青工缝制起义需用的旗帜。1211日,广州起义爆发。沙文求担任团广州市委委员兼少年先锋队总队长,积极带领宣传队到各区进行宣传鼓动;并组织团员、青年支援运输工作,看护伤号。翌日,工人赤卫队主力奔赴前线,市区武装人员缺少,沙文求就领导共青团员和少先队员维持广州市内社会秩序,展开肃清残余反革命分子的战斗。13日,反动军队在英、美帝国主义军舰的掩护下,从广州西北面和南面蜂拥而至,攻入珠江以北市区。这时,沙文求已改任赤卫队队长,他率领赤卫队员们同敌人短兵相接,逐街争夺,展开巷战;但终因寡不敌众而被围困。他和几个同志奋勇冲出重围,机警地爬进一幢无人居住的民房,在天井里躲了一宿。第二天,当敌人挨家挨户前来搜查时,他们自称是广东大学的学生,因避战乱在此暂宿,没有引起敌人怀疑,才得以脱险。

广州起义失败后,沙文求化名史永,担任共青团广州市委宣传部部长,他的住所也从越秀北路一号搬到大新街元锡巷十四号。不久,为保存革命力量,党组织通知各人分散隐蔽,沙文求就和几个战友一道秘密撤退到香港。不久,他又奉党组织之命,秘密潜回广州,任团市委委员兼秘书长。在这期间,他积极协助中共广州市委书记季步高,来往于越秀路、惠爱路、大新街等秘密据点之间,到东、南、西三区进行恢复和建立党、团基层组织的工作,并发动工人、农民开展反对减少工资、反对苛捐杂税等的斗争。

19287月,中共广州市委书记季步高在香港不幸被捕,广州城内的形势更为险恶。在严重的白色恐怖面前,沙文求毫不畏缩,依然坚守战斗岗位,领导群众同敌人进行斗争。同年8月,沙文求不幸被捕。在审讯中,他虽然备受酷刑,却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对党的机密守口如瓶,不吐一字。旋即被反动派秘密杀害。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