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党史和文献网
丰 碑 ——中国共产党在浙江百年百名英烈:徐 玮
发布时间: 2021-07-20

徐玮(19031928),原名徐宝兴,化名谢公弢、胡公达。1903108日出生在江苏海门县瑞祥乡路东村。

徐玮天资聪慧,从7岁起,就开始诵经读史。后转入海门县小学,未毕业即跳级升入海门中学。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时,徐玮正在海门中学念书,他积极参加县城爱国学生的游行示威活动,反对北洋军阀政府在巴黎和约上签字,成为当地学生运动的领导人。海门中学校长是一个守旧士绅,他以“不安心读书,鼓动学潮”为由,将徐玮开除了。

1920年春,徐玮到苏州东吴大学预科求学。东吴大学是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神学是必修课,校内充满着宗教气氛。一次,徐玮听神学课时,他和教师就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结果又被校方开除。

1922年,徐玮进入上海南方大学读书。因是私立学校,学费昂贵,他靠家庭的微薄接济,不够开支,于是经常靠借债和节食来维持学业。他学习刻苦,成绩优秀,常受老师和同学的称赞。在南方大学读书期间,他如饥似渴地阅读《新青年》《劳动界》等介绍马克思主义的刊物,对社会不平等现象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1922年秋,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派嵇直到沪西小沙渡地区发动和领导工人斗争,并到南方大学以读书作掩护。徐玮结识了嵇直,开始走上革命道路。沪西小沙渡地区的大部分纱厂工人深受帝国主义资本家的压迫剥削,为了发动工人同资本家斗争,嵇直和徐玮举办工人文化补习班,主要招收住在南方大学附近的工友,徐玮经常从《新青年》《向导》《劳动界》等杂志上摘选内容,为工人们讲述革命道理。1923年冬,徐玮和小沙渡纱厂工人孙良惠经稽直介绍,并经团市委书记张秋人批准,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此后,徐玮和稽直、孙良惠三人组成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第四支部,负责沪西地区的工人运动。1924年,经任弼时、邓中夏批准,成立沪西工友补习学校,校址在小沙渡槟榔路。同年夏天,党中央决定由嵇直、徐玮、孙良惠等担负该校的领导工作。沪西工人俱乐部在维护工人利益,团结工友同资本家做斗争中起了重要作用。同年,徐玮转为中共党员。

1925年,徐玮担任共青团小沙渡部委书记,领导沪西各工厂团支部和国民大学、大厦大学的团支部工作。接着又担任共青团闸北区部委书记、团江浙区委宣传委员等职。徐玮工作踏实勤奋,卓有成效;尤其是他具有杰出的宣传鼓动才能,被当时上海共青团组织誉为团的“四大金刚”之一。徐玮在担任共青团小沙渡部委书记期间,沪西各工厂的共青团组织发展很快,在二三个月内从100多人发展到300多人,其中许多团员后来成为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骨干。

此时,南方大学校长江亢虎私谒废帝溥仪的“奏章”被查出,一时舆论大哗。南方大学掀起了“驱江”运动。徐玮参加了这一运动,并且和一部分进步师生愤然退出南方大学,转入新建的国民大学学习。国民大学聘请于右任、汪馥泉、李石岑、周予同等知名进步人士担任教员,校风为之一新。1926年夏,徐玮从国民大学英国文学系毕业。

19272月,共青团江浙区委召开代表大会,徐玮被选为团江浙区委书记。223日,中共中央和中共上海区委举行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来指导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徐玮和高语罕、贺昌等被任命为宣传委员,负责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宣传筹备工作。321日,上海工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并取得胜利。接着上海召开市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上海特别市临时市政府,徐玮被选为大会执行主席和临时市政府委员,负责新政权的宣传鼓动工作。北伐军到达上海不久,蒋介石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残酷地镇压工人运动。413日,上海市总工会在闸北青云里广场召开工人群众大会,抗议国民党右派的反革命暴行。徐玮参与了这次大会的领导工作。

19275月,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徐玮化名谢公弢,秘密前往出席。他被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和团的第四届中央委员。团的“四大”以后,他暂留武汉,在团中央负责军事科,具体分管征兵工作。“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发生后,徐玮和团中央的同志陆续离开武汉。大约在8月底,徐玮受团中央委派,以特派员身份抵达杭州,主持团浙江省委的工作。

当时的杭州仍处于白色恐怖之下,大批党团员被捕杀,许多团的组织处于瘫痪或半瘫痪状态。因此,恢复各级团组织、保存革命火种就成了当务之急。徐玮到任后的第一桩事,就是召集团员开会,由他做关于形势和任务的报告。他还利用几个晚上的时间,写了一本叫《告青年学生书》的小册子,用杭州市学联的名义印发2000份,在杭州中等学校的进步学生中散发。其内容主要是解答当时青年学生中的各种切身问题,没有空洞的说教,语言通俗生动,因此散发后轰动全市各校,使国民党当局大为震怒。由于他的努力工作,被破坏的团组织陆续得到了恢复,团员通过学习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对大革命失败后的形势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他针对个别青年在大革命失败后产生的企图以暗杀来报仇的急躁盲动情绪,做了不少说服工作。他指出,政治暗杀只能消灭个别敌人,而不能达到推翻整个资产阶级的目的,而且容易暴露革命力量,要准备和国民党反动派作长期的、艰苦的斗争。

徐玮在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中,一直保持着很高的革命警惕性。192710月下旬,徐玮在杭州清波门外一所小学里,召开有十五六名团的骨干参加的会议,布置工作。他告诫与会同志:“近来敌探四出侦察,我们要特别提高警惕,严加防范,外出时切勿随身带通信地址。万一遭到意外,必须誓保组织秘密。但也不要被敌人的气焰所吓倒,我们额上没有共产党、共青团字样,要善于在敌人鼻子下活动。”

但是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119日,徐玮和李新、郑明、曹仲兰四人在杭州抚宁巷9号团省委办公地点被敌逮捕,同时敌人搜出了一架油印机和一些印刷品。团省委常委兼秘书长曹仲兰为掩护其他同志,先说自己是这里的负责人,其余三人是他雇来抄写的勤杂工。徐玮编了一个名字叫胡公达,也说是被雇来抄写、刻蜡纸的。他们四人先被关押在柴木巷看守所,后转送到浙江陆军监狱。徐玮入狱之初,身份未暴露。放风时,他除了同几个认识的同志点头打招呼外,尽量避免和其他人接触。

416日,敌人从叛徒告密中证实胡公达即是徐玮。419日,上海《申报》《新闻报》立即报道了“共产党徐玮在杭捕获”的消息。在这种情况下,徐玮知道再隐蔽自己的身份已没有什么意义,于是就公开在法庭上同敌人展开斗争,并抓紧来日不多的时间,做难友的工作。敌人企图从他口里得到共产党和共青团的秘密,就对他严刑拷打,他几次被打得昏死过去,也没有吐露过半点实情。192853日,徐玮和曹仲兰、陈英盛、陈存业四人被绑赴刑场.这次敌人故意组织了100多名国民党军官来“观摩”,徐玮一出牢房就接连高呼口号。狱中难友闻声,无不悲痛感动。

徐玮牺牲时年仅25岁。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