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党史和文献网
丰 碑 ——中国共产党在浙江百年百名英烈:汪寿华
发布时间: 2021-06-10

汪寿华(1901—1927),原名何纪元,字介尘,又名何景亮、何寄元、何今亮、何松林、宋林、孔伯生等。1901年4月17日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县檀溪乡泉坂村。

汪寿华自幼聪明好学。1913年,进入枫桥大东高等小学读书。1916年春,他的父亲和兄长相继病亡,家里生活更加艰难。1917年秋,他考入杭州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浙一师免收学杂费,而且供给半膳,对于家境贫困的学生而言,是理想的学校。在校期间,他珍惜机会,努力学习,奋发向上,经常阅读进步书刊。

1919年5月初,北京学生举行五四示威的消息传到杭州。12日,杭州14所学校的3000多学生在湖滨公共运动场集会响应,并成立杭州学生联合会。会后到闹市区游行,汪寿华在游行途中慷慨激昂地向群众发表演讲,痛斥帝国主义的强盗行径和军阀政府的腐败无能。在不断参加学生运动的同时,汪寿华也如饥似渴地阅读《新青年》《星期评论》《曙光》等革命报刊,追求新思想。

1920年8月,由浙一师同学俞秀松介绍,汪寿华参加了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1921年4月,他和浙一师的同学谢文锦、梁柏台以及体育教师胡公冕等赴苏学习。途经哈尔滨时,他们曾被奉系军阀张作霖的部下扣留,释放后经海道抵符拉迪沃斯托克。那时苏俄国内因白匪军作乱,交通中断,汪寿华、梁柏台等无法去莫斯科,就在西伯利亚的伯力、上乌金斯克一带从事华工教育工作。1923年,汪寿华加入共产党。同年,他当选为赤塔远东职工会中国工人部主任。1924年,又被推选为符拉迪沃斯托克职工苏维埃委员。1925年初,汪寿华回国,赴上海参加中共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1925年5月,上海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五卅”反帝运动。汪寿华当时担任上海总工会宣传科主任,他协助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李立三、副委员长刘华和总务科主任(相当于秘书长)刘少奇领导工人运动,在他的直接组织下,反帝的标语、传单、横幅、壁报、演讲等宣传活动,遍及大街小巷,搞得有声有色,对动员工人坚持罢工起了很大作用。

1925年8月起,汪寿华先后担任中共上海区委(又称江浙区委)委员、区委工农部主任、区委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上海总工会党团负责人等职。由于形势的逼迫,李立三、刘少奇相继离沪,刘华又遭敌人杀害。此时,汪寿华挑起了上海总工会代理委员长的重任。军阀政府几次查封总工会,并到处搜捕他。他不得不时常化装成学生、小职员或绅士,改名换姓,出去活动。何松林、宋林、汪寿华都是他这时的化名。

“五卅”运动后,上海工运一度趋于沉寂。为了打破这一局面,1926年5月18日,上海区委专门成立了由罗亦农、赵世炎、汪寿华参加的行动委员会,领导“五卅”周年纪念活动。在他们的领导下,5月29日,五六千群众参加了“五卅”死难烈士墓奠基典礼。5月30日,6万工人和学生在南市公共体育场举行“五卅”周年纪念大会。汪寿华和赵世炎在天津路一爿小旅馆里租了房间,指挥这一行动。当天,根据上海总工会的命令,在公共租界内,五六万外商工厂工人举行罢工,商店罢市,许多学校罢课。“五卅”周年纪念活动冲破了工运的沉寂局面,使群众的革命情绪重新高涨起来。接着,汪寿华又参与领导6月至9月的上海罢工风潮,参加罢工的人数达到20万人以上。1926年7月,在他的领导下,上海总工会举行第三次代表大会。大会发表宣言,代表工人提出11条最低的总要求。

为了配合国民革命军北伐,1926年10月19日,上海区委主席团会议决定罗亦农、赵世炎、汪寿华等为上海工人第一次武装起义的领导人。汪寿华不仅组织码头、电车工人罢工和武装特别纠察队,而且还与上海的国民党头面人物和商界人士接触,进行统战工作。但是,这次原定10月24日凌晨发动的起义,由于时机不成熟和准备不充分而失败,100多人被捕,10多人牺牲。

1927年2月7日,上海总工会召开工会干部会议,动员总同盟罢工和准备第二次武装起义。2月中旬,北伐军的先头部队到达嘉兴,工人的革命情绪十分高涨。根据党的指示,汪寿华主持召开全市工人代表大会,一致决议于次日开始全市总罢工。当晚,他以上海总工会代理委员长宋林的名义发布总罢工《通告》。《通告》指出:“经代表大会之决定,于本月19日起,举行全沪工人总同盟罢工,援助北伐军,打倒孙传芳。”并指明:“此次总同盟罢工全系政治性质,而非经济斗争”,“我们的目标是对付军阀,而非对付资本家”。罢工持续四天,先后参加罢工的人数达36万人。22日晚,总罢工转入武装起义。由于北伐军到嘉兴后,蒋介石密令停止向上海进攻,没有收到里应外合的效果,加上罢工时间拖得太长,敌人有了防备,因此起义又失败了。23日,汪寿华下令全市工人复工。

总结前两次起义失败的教训,党中央和上海区委联席会议组织特别委员会来指挥武装起义。推选陈独秀、罗亦农、赵世炎、周恩来等为特别委员,周恩来负责领导军事工作。随着北伐军的胜利进军,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也紧张地准备着。到1927年2月底,汪寿华领导的上海总工会所属会员已达到28.9万人。3月4日,汪寿华又主持召开工会干部会议,决定组织5000人的工人纠察队。3月20日,北伐军进抵龙华。汪寿华根据中央和区委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决定,曾派人到龙华请北伐军东路军总指挥白崇禧配合。但是白崇禧按蒋介石的命令,不同意出兵。汪寿华十分气愤地说:“他们不干,我们自己干!”3月21日中午12时,他下令全市总罢工,参加罢工的人数达到80万。罢工一小时后,立即转入武装起义。上海七个区的工人纠察队同时向敌人发起攻击。整个起义期间,汪寿华和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一起日夜指挥战斗,工人纠察队经过两天一夜的血战,终于击溃敌人,占领了除租界以外的上海地区,取得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胜利。起义胜利后,白崇禧才急匆匆地带领部队进驻上海。

虽然,上海工人武装起义胜利了,但汪寿华的工作却更加紧张、繁忙。3月23日,他下令工人纠察队协助北伐军维持地方治安,同时通知除武装纠察队外的全体工人于24日一律复工。27日,举行全市工人代表大会,1000多人参加。汪寿华在会上报告了起义经过,并提出收回租界、肃清一切反动派、工人武装自卫、改善工人生活、发展和整顿工会组织等17项任务。大会选出汪寿华等40人为上海总工会执行委员。次日,执行委员会推选汪寿华为上海总工会委员长。这时上海工人运动迅速发展,到3月底止,上海总工会所属各级工会发展到502个,会员82万人。工人纠察队整编后,成立14个大队,共2700人,拥有机枪20多挺和步枪4000多支。

正当人民欢庆工人武装起义胜利的时候,帝国主义调集军队,狂妄地叫嚣“决不放弃上海”。隐藏在革命阵营内部的蒋介石和帝国主义、买办资产阶级走到了一起,紧张地策划反革命政变。蒋授意大流氓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等,利用地痞流氓冒充工人纠察队招摇撞骗,敲诈勒索,然后诿罪于工人纠察队,并散布工人纠察队要单独冲租界等种种谣言。对此,上海总工会采取一系列反击措施。4月3日,在上海各报刊登紧急启事,提醒工人和市民警惕流氓的阴谋,并通知全体工人和纠察队员要严守纪律,免给敌人以借口。4月4日,上海总工会第二次执委会决议:“如发生解除工人武装的事情,则决定发动全市工人总罢工。”4月5日,发表《敬告上海市民书》,指出反动派造谣中伤,挑拨离间的阴谋,希望市民协助制止。4月7日,召开工会代表大会,通过决议,指出倘有破坏或不利于纠察队的行动,全市工人坚决予以全力制止。同日,又在上海各报刊登启事和发出告工友书,声明对收回租界和维持治安这两个问题和各界一致行动,决不会单独行动。但是,这一切并没有使反动派有所收敛。

1927年4月11日,杜月笙邀请汪寿华赴“晚宴”,汪寿华立刻向组织作了汇报。但党内在讨论他是否去赴宴时出现了分歧意见,有人认为不能去,说杜月笙这伙流氓反复无常,什么事都会干得出来;有人认为,去了可以摸清敌人的底细,但要注意安全。在这种情况下,汪寿华泰然表示:“我过去常和青洪帮流氓打交道,不去反叫人耻笑。为了党和工人阶级的利益,我宁愿牺牲一切!”不料,他一走进杜月笙住宅,就被张啸林及杜月笙手下的“四大金刚”捂住口鼻,装进麻袋,押上汽车,送到枫林桥给残酷地活埋了。牺牲时年仅27岁。


Title